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刁尚天也想过把她摁倒,但他是烧棒,不是烂情的渣男,也就是饱饱眼福。

    赵饱满瞥了一下刁尚天后面的车里,两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脸上随即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小哥的桃花运不错嘛!”

    刁尚天嘿嘿一笑:“看来你的气场进步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赵饱满练的气场跟他练的不一样,催动之后会得到一些其它的能力,却不想这妞似乎有透视之能,这让他有些尴尬,在想自己这样,是不是相当于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同时让他联想到自己的透视能力,墙壁虽不能洞穿,不过衣服这些应该没有问题,得找个机会试试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哥指点。”赵饱满脸上洋溢出喜色,和刁尚天在车上与宾馆的几天让她受益匪浅,虽然刁尚天没有给她说过怎么练气场,却让她从他的话中推敲出了高深的练气场方法;不论刁尚天是有意旁敲侧击,她总算踏入了那全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刁尚天瞟了一眼睡得安详的赵予萱,张嘴还没有说什么,赵饱满就笑道:“小哥放心,该说不该说的话我拎得清的,谁要是敢她伤,就必须从我身上踏过去,尽管办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刁尚天点了点头,没想到这妞还真的是个妙人: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拦了一辆的士,向九龙帮赶去,距离不是很远,凌晨车又少,二十分钟就到了!

    这是一幢偏僻一点的小院子,有点像四和院,里面的建筑是三层的小楼房,两旁对立着4间火砖铁皮房,大门是一个拱形铁门和火砖的围墙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时间已经不早了,就是九龙帮有人守夜,这个时候也睡得像死猪一样。

    2米高的围墙真的没有一丁点的难度,一看就是在修的时候没用过脑子,上面嵌在水泥的玻璃片只能吓唬一下小蟊贼,对刁尚天这样的老油条真心卵用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比兆王村的防狼墙高很多,但实用性真特吗差劲,因为什么?太结实了,兆王村的那些围墙砌得摇摇晃晃的,再种一圈的荨麻;爬上去会倒,摸着会痒,每次都得让他准备两把很长的人字梯,扛几十里真的要命。

    没费吹灰之力,就落在了院子里,两百余平方的院子里停着几辆小车,让他有些郁闷的是身旁居然蹲着两条大狼狗,这时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目光那是越来越凶。

    就要扑上来的时候,刁尚天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,暴戾而又凶猛,看上去就像猛虎下山,两条狼狗被吓得‘哐啷哐啷’的叫着钻进了一旁的狗舍之中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在门口的一张靠椅上,有个胸口印着花纹的男子抱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正打着呼噜,衣服掉在了蚊香上面那不知道。

    刁尚天做了一下好事,帮把他衣服拎开,然后向小楼房走去。

    石雕那么重要的东西,他相信绝不会放在火砖房里,正面的小楼里有几个在照着灯打牌,除了好赌之外,应该是在守石雕,说么看来,石雕应该在楼上。

    一间小屋里,五个穿衬衣叼着香烟的中年混子在炸金花,一个个聚精会神的盯着桌子上的牌,有三个脸红脖子粗,显然是刚才激烈的争执。

    “小龟儿,老子闷10块。”

    “王麻子,老子还怕你不成,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张乌鸦,老子涨价闷20。”

    “艹尼吗,朱瘪三,谁怕死,老子再提价,闷三十。”

    “马那革逼,以为涨价老子就怕了,跟上,老子再涨十块,闷四十,怕死的给老子看牌。”

    “看尼吗那个老逼,闷四十,我儿子先看牌。”

    几个家伙说几句话又震得脸红脖子粗,每个人身前都码着好几沓红票子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大风吹了进去,钱和牌全被吹到了里面的地上,接着一道黑影从他们背后一闪而过,噌的一下就飙上了到二楼的楼梯。

    “张乌鸦,刚才我好像看到了一道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看尼吗那逼,想骗老子上去看的时候,你们几个龟儿子想抽我钱是吧,滚。”

    刁尚天慢慢地走向二楼,让他失望的是全特吗锁着门,还是不锈钢的门,三楼也是如此,根本就不知道石雕到底放在哪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难道老子今晚白跑一趟?

    没办法,他不想打草惊蛇,那就不能砸门;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晚上犯了同样的错误2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好在是赵予萱发现了他,要是赵予萱的妈发现,那就懵逼了,这一次哪里还有那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看来得先回去另想办法,但从三楼走到二楼的途中,发现脚板粘住了什么东西,仔细一看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