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外婆,你怎么了外婆?”见苏子玥站在床边拿着衣服呆呆的,南宫无梦十分不解,就去拉苏子玥的裤腿,奶声奶气的问。

    宫白白见苏子玥拿着她刚穿的衣服,总觉得她好像给她家幕幕带惹了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苏子玥这才回过神来,连连笑道:“没事没事,外婆没事。”

    尽管嘴上说没事,但等不带她家宝贝小外孙女了,和时聿寒回房间的时候,她才极其担心的开口:“老公,我发现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时聿寒十分不解,苏子玥怎么好好的突然一副极其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是永幕啊,刚才陪梦梦到永幕房间找白白的时候,我发现,永幕床上有女人的衣服,那衣服很明显还是被穿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永幕是不是恋上了穿女人的衣服?”

    时聿寒默了默,才道:“他明明很正常,我们早上还看到他西装革履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他偷偷一个人在房间穿女人的衣服,上次他买女装回来,他不是说给他自己穿的吗,我们当时还以为他在开玩笑,可现在,我觉得好像并不是开玩笑,他就是给自己穿……”苏子玥苦着脸。

    时聿寒又默了默,才不是很肯定道:“不至于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解释他床上的女人衣服?他又没有带过女人回来!”

    时聿寒彻底默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说,”苏子玥突然压低声音,明明房门关了,明明他们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,她却还是压低了声音,“永幕是不是因为很久没有跟女人出去混过了,才这样的?”

    时聿寒被苏子玥这么一说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怎么解释他偷穿女人的衣服?”苏子玥眉头皱的死紧,“他真的好久没在外面跟女人混过了……我都要以为当初那个花心大萝卜是我们幻想出来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时聿寒又默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就算他偷穿女人的衣服,那也不能说明是因为他很久没有在外面跟女人混了。”顿了顿,“或许是他突然喜欢了,就穿几次,等热情过了,就不会再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像你说的这样,我还能放心一点,就是……”说着说着,苏子玥又压低了声音,极小声极小声,“我就怕偷穿女人的衣服,是不喜欢女人了,而是开始喜欢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时聿寒:“……”这女人的想象力啊……

    “他真的很久没有在外面跟女人混过了……”苏子玥又是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时聿寒又默了默,才道:“老婆,以后不要跟蜜儿乱看东西。”

    绝对是他家女儿带坏了他家老婆,害的他家老婆思想都有点……

    “这跟蜜儿有什么关系,我在跟你说永幕呢。”苏子玥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时聿寒道:“思琪和锦文都管不了永幕,我们还是别操那个心了,省的糟心。”

    苏子玥道:“可思琪和锦文都以为永幕变好了,正琢磨着哪天要回国来给永幕相亲,让永幕定下来呢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