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老大,我打听到一个消息,那天那个小妖精在去凤天酒店之前,在镇政府谈过什么事情,他应该知道小妖精的确切身份。”

    金子亮眼帘一缩:“马那个革比,覃秃驴还真的是不想混了,以为是副镇长老子就不敢动?老子手里有的是他违纪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哎哟!

    金子亮突然感到面门剧痛,用手一捂,立即感到热乎乎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金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新安的牙齿掉了?”

    几个小子围成了一团,恰好老黄牛看到灯光出来迎接,走在前面不远,见前方出了事,连忙小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叫金子亮过来,就是为了补偿上次收了他的钱,不但没让他上了赵予萱、还被暴打一顿的事。

    一想起赵予萱,老黄牛心里就难免激动,活到今天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漂亮而又有气质的女人,如果年青二十岁,他绝对会抛下一切,把那小娘们儿逮到深山老林好好的享受一辈子!

    无奈岁月不饶人,以今天他这副已经被掏得快空的躯壳,已经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,完全没有信心降服赵予萱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那个新上任的凤尾村的村长刁尚天让他心有余悸,下手那个狠呐,让他只要心里一想着怎么蹂躏赵妖精,本能的腿肚子打颤。

    他很想报复,但为了自己的计划成功实施,弄到钱之后好好的请两个保姆享受生活,只好忍了,为此他对金子亮知情未告,以免扰乱他的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看到金子亮左脸一团血肉模糊,上面嵌着一块瓦片,鲜血稀里哗啦的向个流,老黄牛直接就懵逼了,连忙大吼了两声,叫里面的那个小弟送药箱过来,还好前两天牙齿被打崩,买了一个应急救箱,因为安的新牙齿老有一颗流脓。

    刁尚天见时机已经成熟,悄悄的溜进了院子!像金子亮这样的败类,活在世上完全就是浪费粮食,污染空间,所以哪里在乎他会不会死。

    老黄牛的狗腿子,也就是小泥鳅刚冲出大门,刁尚天就钻了进去!

    “站住,干什么的呢?”

    刁尚天的肩膀左右被人抓住,腰上还有一把冰冷而锋利的锐器顶着!接着被一拳击在了脑门上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一时高兴,忘记了这个院子里面还会有老黄牛的同伙,这下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灵机一动骂道:“你们特吗的傻了吗?金子亮那死舅子在打黄牛哥,老子进来叫你们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金子亮正怒气冲天的揪着老黄牛的衣领推攘,他的小弟还把老黄牛围成了一圈,两人向外看明情况之后,连忙从门背后提着两把西瓜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子亮满脸鲜血,牙齿被打掉了之后,虽然安上了新牙,但还是在靠吃止痛药才没有痛感!

    被射中之后,其实除了流了点血之外,也没有多重的伤!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