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444章 幸亏遇到你

    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怀着孩子,被所有认识的人鄙视,说她无耻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以成为亲人的舅舅和舅妈,也将她当成是耻辱,肚子很饿,很想吃蛋糕,却只能站在蛋糕店外面往橱窗里看看,闻闻香味。

    她还梦到自己被几个人侵犯,而她捅了一个人就跑了,后来被抓住,关进了看守所,在黑暗中,她迎来的,是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被一个苍白孤单的少年带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一边接受鄙视,一边被这个少年照顾, 她喊他师父,他教她画漫画的技巧,偷偷打电话给杂志社,以自己的名义来推荐她的漫画,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告诉那家出版社,她的漫画有多好。

    而当她的漫画终于出版,并且卖的很好的时候,她兴奋的对他说,要请他吃饭,而他却不屑地说,那么一点小成就,有什么值得庆祝的?

    最后,淡漠如雾的他,跟着她到破旧的小摊位前,吃了一碗普通的面。

    她的钱不多,还要留着养孩子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,她不懂师父的用意,她一直觉得,他在鄙视她,在看不起她,所以在他的面前,她一直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明明是恩,她却一直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树林里,慕如琛抱着她,而她的口中,却喊着师父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安立夏在昏迷中呢喃着,“我……不是一个不耻的人……师父……你听我解释……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一声卑微我的呼喊,让慕如琛心痛。

    他很嫉妒,也很懊恼,为什么不早点遇到她?

    如果他当年他没有离开,如果当年他就对她负责,或许,她就不会再尝遍人间的辛酸了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,他的心痛,是他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他全部都承受。

    喊声,渐渐变小了,安立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看到慕如琛,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们曾经有过的那一夜,脸,悄然地红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慕如琛轻笑着,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安立夏摇头,转身,将脸埋进他的小腹里,“慕如琛,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靠近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前……”安立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以前?”慕如琛故意问,“以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孩子的爹,对不对?”安立夏仰头看着她,“所以你接近我,对我好,都是因为这个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,”安立夏在他的小腹蹭了蹭,“我们的孩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们的,”慕如琛轻笑着,“你还记得,你一开始醒来,来到动漫展上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安立夏点头,“是两个孩子,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儿,就是你生的。”

    安立夏瞪大眼睛,“真的吗?可是我都没有好好跟她说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不急,等我们出去了,有的是机会,”慕如琛轻笑着,而眼中,却带着一点苦涩,“除了这个,你还想起了什么?”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