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16章 禽兽,衣冠禽兽

    慕如琛疯狂地亲吻着她的唇,她的脖颈,然后微微抬起身体,撕碎了她身上的仅存的衣服!

    突然的凉意让安立夏从绝望中清醒过来,本能地伸手抓住一旁的酒瓶,就这么突然挥了过去!

    只是当酒瓶快要砸过来的时候,慕如琛突然躲开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酒瓶重重地打在床头,香槟从酒瓶里迸溅出来,洒在了床上,慕如琛的身上,还有安立夏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安立夏的上半身只有胸贴,香槟洒在白皙的肌肤上,仿佛沾了露水的花瓣,迷惑人心!

    慕如琛看着她的身体,然而下一秒……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

    随着安立夏的声音,一杯冷冷的酒突然泼到了慕如琛的脸上!

    冰凉的液体让慕如琛的头脑清醒了不少,而再回头看安立夏的时候,她已经裹住了被子缩在床头,与他保持尽量远的距离!

    空间,有暂时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安立夏瞪着他。

    慕如琛张了张口,却什么也没说,只坐在床尾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领带扔在地上,衬衣也半开着,头发凌乱,身上,脸上都是酒渍,甚至那张精致如仙的脸上,还有被她打出的红痕。

    此刻,他哪里还有以往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?

    “安立夏,你穿成那个样子在沙滩上做什么?”慕如琛的声音带着沙哑,虽然一样不爽,但是却没有了愤怒。

    而安立夏也发泄过了,连同今天早上看到八卦新闻的那种气愤也一起发了,所以心里的火也没有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那叫比基尼,沙滩上的人都在穿,我的款式已经很保守了,我在晒太阳,你让我穿长衣长裤怎么晒,晒哪里?”

    慕如琛又有些生气了,“就算那么多男人用那么肮脏的眼神看着你,你也不在乎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再肮脏也只是看看,慕如琛,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你比他们肮脏一百倍!”

    慕如琛再次愤怒,豁然转身,冷冷地瞪着她,“六年前我们什么事没做过,现在你又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安立夏拒绝提及六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此刻装作不认识我还有用么?”慕如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立夏也知道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,六年前,我被人下药了,所以所做的一切,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就算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事情也过去六年了,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,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莫名其妙的跑来打扰我?”

    “各自的生活?”慕如琛更怒,“跟那个叫孔文杰的男人一起生活?做他见不得光的情人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他在沙滩拍戏,你就来了沙滩,穿的那么少,不是为了勾引他?”

    “慕如琛,你混蛋!”安立夏要气疯了,“剧组有谁我哪里知道?我来得比他们早好吗?孔文杰是我表哥,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无耻吗?”

    表哥?

    慕如琛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,眼睛里的愤怒也没有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穿很少晒天阳?”

    “废话,穿多了站在太阳地下,那叫捂痱子!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