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11章 你脆弱,你们全家都脆弱

    位于南城冬郊的工厂在半夜突然爆炸,虽然无人员伤亡,但是却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个工厂是慕氏名下的产业,敢在南城挑衅慕如琛,绝对是最找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然而,作为慕氏集团的总裁,慕如琛却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清晨,一丝不苟地刷牙,洗脸,然后刻意对着镜子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。

    转身即将要出的时候,还不忘回头再看一眼镜子中的自己。

    门口,小垣一边系着衬衣的扣子,一边看向有点不太一样的爹地,他觉得这样的爹地很新鲜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今天好像格外注重自己的外表,”温柔的声音带着稚嫩,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,“是为了出席什么重要的会议吗?”

    话说就算是在公司一年一度的周年庆上,爹地也是按照以前的衣着习惯出场。

    每次小垣问他,“爹地,你不需要再打扮一下吗?”

    而慕如琛每次都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已经是全场的焦点了,没必要过多修饰。”

    这种低调又强烈的自信让这个总裁看起来总是无往而不利,全身都散发着沉稳和运筹帷幄的自信,只是今天,怎么就突然开始注意外表了起来?

    慕如琛走出来,蹲在儿子身边,伸手帮他系衬衣上的纽扣,凌冽的脸上,依旧没有太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小垣,今天也乖乖留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小垣看着自己的父亲,“爹地,我们的在东郊的工厂被炸,会给你带来麻烦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起床这么早,是要早点去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为小垣系好扣子,慕如琛站起了身体,却意外地整理一下裤子上的褶皱。

    小垣又被惊到了!

    爹地以前从来不会刻意弯腰去整理自己的衣服,他说,衣服皱了就换一件,用来整理衣服的时间,可以赚回买两件衣服的钱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是……要去约会?”

    慕如琛的脸色依旧平静,只是眼中,却突然迸出了一丝光亮,只是却被他很快掩饰了,“不是,只是去谈判。”

    说完,缓步走下了楼。

    请来的钟点工已经将早饭做好了,只是慕如琛却连看都没看便走了出去,步伐看似很从容随意,只是却将车子开得飞快。

    小垣站在窗前,看着爹地亲自驾驶着车子,以诡异的速度消失的时候,一张精致的脸上,满是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爹地……也终于看起像是一个人了啊?

    在安立夏的眼里,慕如琛绝对是一个恐怖又变态的存在。

    男人有钱就会寻花问柳,慕如琛在南城既然可以为所欲为,那他的女人绝对可以排成队啊,为毛一定还要惦记着她。

    难道,这既是典型的叛逆心?

    管她!

    清晨,安立夏该怎么睡就怎么睡,但是手机却从清晨七点就一直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安立夏,你出门了么?”电话里,传来慕如琛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出了出了!”然后挂断电话,继续抱着女儿睡觉。

    八点,电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路上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